网络品牌指数 广告评选 行业品牌排行 关于本网 设为首页
• 2020年度中国最强酒类品牌价值TOP200, 第十二届华樽杯揭晓   • 解锁ilso草本养肤卸妆水,和郑厦荣一起拥抱清爽裸肌   • 中国首款Honda品牌纯电动概念车 北京车展全球首发   • 她,值得被瞩目!“25位年度最值得瞩目女性”榜单发布   • K11与蘇富比合作发布知名国际级在线艺术课程   • 卡姿兰发起“爱出彩”关爱项目,集结公益力量为生活助力色彩   • 得力文具为什么要选欧阳娜娜   • 正式官宣 :赖雨濛&QN.XIO亲消 出任品牌全新产品体验官   • 开启创意盛宴丨平安信用卡牵手学院奖为青春打CALL   • “唯怡真爱之夜”唱响七夕东方情人节,三年淬炼,创东方文化符号  
当前位置:中华品牌网 >> 资讯 >> 家电 >> 正文

夏利再陷退市边缘?

2020-4-21 04:13   中华品牌网   _   我要评论(0)

4月20日,有资深汽车行业证券分析师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在对资金、技术、实力等都要求极高的汽车产业,一家没有任何背景的新创公司很难救活夏利。

  2019年9月28日,一汽夏利宣布与南京博郡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共同出资成立合资公司,开发生产新能源车型,同时业务还包含乘用车整车、汽车零部件、发动机、电驱动系统、电池包系统、储能系统等研发制造销售

  值得注意的是,交易完成后,一汽夏利以整车相关土地、厂房、设备等资产及负债作价出资5.05亿元,持有合资公司19.9%的股权;并协助合资公司申请汽车整车生产资质,届时一汽夏利将不再具备汽车整车生产资质,将无法继续从事整车生产业务。南京博郡以现金出资20.34亿元,持股比例80.1%。

  一汽夏利和南京博郡的合资公司“天津博郡”,于2019年10月正式成立。

  博郡将控股新合资公司,一汽夏利转为小股东。除了接受一汽夏利的土地、厂房、设备等资产外,新的合资公司接手了超过800名来自原一汽夏利的员工

  “50岁以上的男员工和40岁以上的女员工,大约有1000多人内退。目前留在一汽夏利的人有100多人,300多人待岗,还有800人去了合资公司。”4月20日,一位熟悉一汽夏利的业内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尽管去合资公司能够涨薪,但仍有部分员工担心合资公司的前景,没有和一汽夏利解除劳务合同。

  根据一汽夏利在1月14日发布了资产重组进展情况公告,天津博郡汽车有限公司于2019年11月18日在天津市西青区市场监督管理局注册成立。截至1月13日,南京博郡以货币方式向天津博郡缴付出资1400万元。此外,按照股东协议的约定,有832名员工自愿与一汽夏利解除劳动关系,并与天津博郡签订了劳务合同。

  然而,这些去往合资公司的员工并没能如期上岗。根据博郡汽车此前对外透露的信息,旗下的首款车在2019年年底投产,2020年一季度开始交付。不过,有天津博郡的员工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新的合资公司还未对工厂进行改造,再加上疫情的影响,新车投产的时间仍未可知。他还告诉记者,从一汽夏利来到天津博郡的员工已经数月没能拿到工资。

  “造车需要投入大量资金,博郡本身的资金实力就不够强,去年整个行业的融资情况也不太好。如果没有充足的资金,博郡就算拿到了一汽夏利的工厂、工人、资质,也很难造出车来。”有原一汽夏利的员工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

  数月未能拿到工资,前途未卜,一些员工开始质疑当初一汽夏利和博郡的合资。

  “夏利就像一个被一汽扔掉的‘包袱’。所谓的混改,根本性的想法就是把这个公司甩出去,把负债甩出去,减了负债减了人。”上述原一汽夏利员工说。

  有参与一汽夏利和博郡合资项目的人士告诉记者,因为坐拥造车资质和不少资产,当初有不少企业洽谈收购夏利,但有的企业只要资产,不想要员工。博郡能够帮助吸纳部分员工,是最终能够顺利达成合作的其中一个原因。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按照之前签署的合作协议,博郡汽车应于合资公司成立取得营业执照之日起三十日内,以货币方式向合资公司缴付首期出资10亿元,在合资公司成立6个月内且合资公司取得整车生产资质后缴付第二期10.34亿元人民币

  但是,根据一汽夏利公布的相关公告,南京博郡的10亿元出资未能如期支付。截至目前,仅出资1400万元。

  “或许,博郡不具备缴付20亿资金的能力。虽然博郡声称自己拿到了25亿的融资,但是没有人看到过相关的融资合同。”上述参与合资项目的一汽夏利员工表示。

  夏利何去何从?

  “天津博郡成立之后,有800多名员工与夏利解除了劳动关系,与天津博郡签署了劳动合同。现在因为博郡欠薪,想要回到夏利肯定是不可能的,除非是混改过程中确实有问题,所以员工才要维权。”4月19日,有一汽夏利的员工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如果博郡资金链紧张的问题继续恶化,一汽夏利混改将会遇到更大的阻碍。他认为,一汽夏利仍在岗上的100个人,加上待岗的300人,以及去合资公司的800多人,所组成的一千多人团队,具有汽车生产完整的体系,有多年的造车经验,也有熟练的技术能力和专业能力。

  “通过改造,我们原本完全有能力成为一汽集团‘代工厂’继续活下去,为一汽的其他品牌生产一两款车,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很难理解的是,为什么一汽一方面抛弃一汽夏利现在拥有的土地、厂房,另一方面其他的子公司却在建设新的生产基地。改造肯定要比新建生产基地省下不少成本。”有一汽夏利员工告诉记者。他希望,一汽夏利能够重新评估和博郡的合作,让所有去合资公司的夏利员工回到夏利,重新组成一个完整的造车体系。据了解,一汽丰田正在天津建设新的纯电动生产基地,计划年产能20万辆。4月15日,一汽红旗新能源汽车工厂在长春启动建设,总投资76亿元,建成后年产量可达到20万辆。

  2017年9月,徐留平入主一汽,开始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根据一汽改革的计划,在自主板块一汽举集团之力发展新红旗,一汽奔腾也在2018年发布了新奔腾品牌战略,而夏利品牌被雪藏。

  在业内看来,在一汽改革的过程中,一汽夏利的位置颇为尴尬。由于旗下的自主板块均较为疲弱,如果继续进行多品牌战略恐怕难以很快取得成效。有业内人士认为,在一汽夏利持有的一汽丰田资产全部被一汽股份收购之后,一汽夏利本身对于一汽而言已经失去了绝大部分的价值

  “如果天津博郡按照现在的状态往下走,所有人都要跟着一起‘死’。解决夏利的问题,明明可以有更好的办法。”上述参与合资项目的一汽夏利人士最后告诉记者。

编辑:刚刚  

打印 | 收藏此页 |  推荐给好友 | 举报
上一篇 下一篇


  • 广告部电话:
  • 010-86568574
  • 何小姐
  • 编辑部邮箱:
  • brcnd@qq.com